救命錢不存在?ofo與危險的資本

創建日期:2019-12-29
瀏覽:0
  亞馬遜的第二總部泡湯后,阿里在北京的第二總部卻傳出了新消息。

北京市發改委披露的2019年重點工程計劃中,阿里巴巴北京總部園區將在今年11月開工,預計2024年投入使用。四年前啟動的“北京+杭州”的雙中心、雙總部戰略,終于再次向前走了一步。

阿里的北京總部并非是孤例。去年11月份騰訊北京總部大樓正式落成,被稱為“亞洲最大的單體辦公樓”的建筑;小米在昌平未來科學城的智慧園區也將開建,以及同樣在北京的小米互聯網電子產業園和小米移動互聯網產業園;京東總部二期2號樓正在建設中,規模達到55萬平米……

一連串在建的總部大樓背后,北京似乎正有意捍衛“互聯網之都”的名號。

古老的總部經濟

2003年底,80多家大型企業將總部遷入北京豐臺的總部基地,不乏三洋、東芝、LG之類的跨國企業,“總部經濟”成為當年科博會上最灼人的字眼。

那時候互聯網創業者還沒有“登堂入室”,主角仍然是制造業。而中國市場的改革開放,讓北上廣深成為新的價值洼地,在產業轉移的趨勢下,大批跨國公司開始搬離香港、新加坡、東京,使得“總部經濟”在中國市場大行其道。

宏碁創始人施振榮提出了著名的“微笑曲線”,兩端是附加值最高的技術研發和市場銷售,中間是附加值較低的生產制造。一個面積只有幾十平米的企業總部,可能創造出數億元的營業額、數千萬的利潤、上千萬稅收,并直接帶動房地產、金融、物流、酒店、娛樂等服務業的發展。相比于動輒占地上千畝,但增收不那么明顯的生產車間,各地政府自然算得清其中的經濟賬。

被提及最多的還有總部經濟的產業乘數效應,當一個大型企業將總部放在某一城市,除了真金白銀的稅收,也將是城市的另一張名片,在投資、消費、貿易、管理、技術、人才、信息、資金等方面輻射拉動周圍成片地域,進而促進區域經濟的繁榮。

在總部經濟中嘗到甜頭的北京,顯然比其他城市有著更敏銳的嗅覺,既然制造業上不如珠三角和長三角的產業分工,轉身瞄準了高新技術產業,剛剛起步的互聯網也在其中。

2003年前后,新浪將市場營銷部門從中關村搬往現代城,思科將辦公樓設在了東城,微軟也將市場和銷售部門遷往國貿地區,彼時海淀地區的地價已經飆升至每畝一百多萬,導致很多企業忍痛撤出。到了2003年3月,海淀區就出臺了優化發展環境的22條“鐵律”,中心內容是“大副降低產業用地價格,每畝地價最高不超過30萬元。”

回頭來看,“總部經濟”的名詞已經鮮有提及,中關村卻成了中國互聯網的搖籃,北京已然是互聯網巨頭扎堆的大本營。
做股票配资的营销话术